第1章

楚沅一個側踢將球一個個踢入風流眼,強勁的腳力使球飛速穿過球門,隻留下一道殘影。穿過球門的蹴鞠旋擊在院牆上,留下深深的痕跡,隨後跌落在地。楚沅並不知道這一球意味著什麼,但是卻恰好被被站在屋門口清醒的男人看見了這一踢。男人目光熱烈的看著楚沅,頓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中形成。女扮男裝。自此,世上少了一個名叫楚沅的女孩,多了一個名叫楚元的男孩。男人賣掉了房子,帶著楚沅搬離了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來到...-

“啊……”楚沅頭痛欲裂,大量的記憶朝她湧來,楚沅痛苦的抱著頭,卻最終因為巨大的疼痛暈了過去。

屋內四處掛著的白帆隨風飄動,玉盤似的圓月高高地掛在漆黑的空中,淡淡的月光透過屋門和窗戶照在地上,無人在意地上一身粗布白衣暈過去的女孩。

不知過了多久,月亮漸漸消失,一抹光亮從東方升起,雞鳴聲和人們的嘈雜聲讓這座安靜的村鎮散發出生機勃勃的活力。

“唔……”

楚沅摸著後腦勺逐漸睜開眼從地上坐起來,神情複雜。就在剛剛,她的腦子裡融合了兩段記憶。

她是楚沅,卻也不是楚沅。她是二十二歲的楚沅也是十二歲的楚沅。她原本是現代的大學生楚沅,因為救一個落水的小孩,結果把小孩救上去之後,自己因為在水裡太長時間腳一個抽筋冇能上去,自己就給淹死了。

當她再次有感覺後,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孕婦......肚子裡的孩子。

投胎嗎?那為什麼自己還有記憶呢?溫暖的羊水包裹著她,讓她異常舒適。就這樣,她在肚子裡漸漸長大。

她在肚子裡能聽見外界的聲音,身體的主人撫摸著自己,是她的母親。真奇妙的感覺!自己在現代是個孤兒,自小在孤兒院長大,從來冇感受到親情,現在突然有了父母,讓她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通過外界聽到的話,她才明白自己穿越了,女人摸著肚子自稱娘,而外界也時不時會感受到有一個男人撫摸著她自稱爹。她才明白自己穿越了,好像還穿越到了一個古代世界。就這樣,在他們的愛意中,她出生了。

可是在降生的過程中,一股窒息感壓迫著她,聽見穩婆隱隱約約問屋外的男人保大人還是保小孩時,她明白,她娘難產了。感覺到屋外的男人猶豫了一會,隨即堅定地說保大人。

她鬆了一口氣,她並不難過自己被放棄,因為她也希望這個溫柔的母親能夠活下來。但女人卻斬釘截鐵的說保孩子,聽到她的話屋外的男人泣不成聲。就這樣,她降生了。但是因為長時間待在肚子裡,她的神經受到了損傷,現代的記憶全部失去了,成了一個真正的嬰兒。而她的母親在生下她奄奄一息,彌留之際,她輕輕地在楚沅額頭上落下一個吻便去世了。

楚沅冇能見到這個溫柔的母親,隻記得她溫柔慈愛的聲音,而屋外的男人也永遠地失去了他的妻子。

於是,楚沅便和這個男人相依為命,漸漸的長大,雖然日子不富裕但也並不是很清苦。她現在所處的時代是宋代,但又和曆史上的宋代有些許的不同,當今皇帝喜愛蹴鞠,受到皇宮的影響,所以無論是民間還是朝廷,人人都愛踢蹴鞠,更有甚者因為蹴鞠踢得好被皇帝賞識從而高官厚祿,平步青雲。

男人是一家小球社的球頭,帶領著球隊和其他的球社打比賽,而且男人在踢蹴鞠方麵有些天賦,所以比賽總是贏多輸少,日子總的來說過得還可以。生活上也會變著法的將好東西給楚沅,雖然冇有母親,但楚沅也過得很幸福。

然而,這種幸福的日子在她七歲那年戛然而止,男人在一次比賽中遭人惡意傷害,他的右腿留下了後遺症,自此他再也無法踢蹴鞠了。踢蹴鞠是男人生命中最熱愛的事情,不能踢球無疑是要了他的命。

男人開始渾渾噩噩,終日酗酒。原本生活還算寬裕的家庭因為男人的酗酒變得緊巴巴了起來。事情的轉機出現三個月後,自己如往常一樣在院子玩耍,男人最珍愛的蹴鞠因為男人的冷落在院子裡孤零零地蒙塵,自己因為好奇在加上每天在球場裡看男人和他的球員踢球,耳濡目染下便對蹴鞠起了興趣。

她好奇地踢著擱置在院子裡的蹴鞠,模仿著男人經常在球場上踢球的動作,將球踢進院子裡球門風流眼裡。

魚尾雁行。

她踢出了男人在球場上經常踢出的一招,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楚沅的周圍浮動,包裹著她。一股光點從楚沅的身上散發,朝著身前的球湧去。頭髮無風而動,與四周神秘的力量相互糾纏著。

楚沅一個上踢,球飛到半空中,那股力量隨之而去,刹那間,球竟變成了好幾個,每個球都相差無幾。楚沅一個側踢將球一個個踢入風流眼,強勁的腳力使球飛速穿過球門,隻留下一道殘影。穿過球門的蹴鞠旋擊在院牆上,留下深深的痕跡,隨後跌落在地。

楚沅並不知道這一球意味著什麼,但是卻恰好被被站在屋門口清醒的男人看見了這一踢。男人目光熱烈的看著楚沅,頓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中形成。

女扮男裝。

自此,世上少了一個名叫楚沅的女孩,多了一個名叫楚元的男孩。

男人賣掉了房子,帶著楚沅搬離了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自此,便開啟了她的蹴鞠生涯。男人每天督促她訓練,晝夜不停,而她的球技也越來越好。一晃五年而過,男人托關係將楚沅送到了當地的一家球社,很快楚沅便在球隊裡脫穎而出成為了球隊裡的球頭,帶領球社贏得了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成為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球頭手。

這天楚沅又帶領球社贏得了一場比賽,得到了不少賞錢。楚沅興高采烈地走在路上提著父親最愛喝的酒朝著家裡走去,當她走到家門口推開門才發現往日都會在院子裡的石桌處等待她的男人今天確一反常態不在,楚沅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她強壓心中的不安,趕快向屋內走去,當她推開門後,

看清屋內的情況後,手中的酒瓶“咣噹”一聲掉落在地,地上躺著的正是男人!

男人因為突發心梗暈倒又因為送去醫館的太晚,男人離開了這個世界。就這樣,楚沅失去了父親,失去在這個世上最後一個親人。

楚沅一個人麻木地料理了男人的後事,毫無知覺的將男人下葬。恍恍惚惚,跪在男人的靈牌前,不敢想象他就這麼死去了不知跪了多久楚沅雙腿麻木站起身來,眼前卻一黑身體搖晃著暈倒下去頭便重重的磕到了桌子上,一時間楚沅頭痛欲裂腦子裡竟閃過許多畫麵。

-勺逐漸睜開眼從地上坐起來,神情複雜。就在剛剛,她的腦子裡融合了兩段記憶。她是楚沅,卻也不是楚沅。她是二十二歲的楚沅也是十二歲的楚沅。她原本是現代的大學生楚沅,因為救一個落水的小孩,結果把小孩救上去之後,自己因為在水裡太長時間腳一個抽筋冇能上去,自己就給淹死了。當她再次有感覺後,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孕婦......肚子裡的孩子。投胎嗎?那為什麼自己還有記憶呢?溫暖的羊水包裹著她,讓她異常舒適。就這樣,她...